木易

每天都在困

嘉瑞本《谈恋爱就是三短一长选一长》正式本宣!!

大麦大麦!!!呀呀呀呀!!!!

风照杏:

此条说说转发抽奖!!


转发抽奖!!


转发抽奖!!







刊名:《谈恋爱就是三短一长》


原作:凹凸世界


cp:嘉瑞


类型:现代生师AU




作者:起风


字数:9w+


插图画手: @咖嘿店里啡啡啡 


明信片画手: @yuu 


封设/校对/排版: @三只喵工作室 


单独售价:48r




收录:


三短一长全文完结


凯莉的邮件


番外1 久别生情


番外2 一件小事




在线阅读链接:谈恋爱就是三短一长选一长




 



随书赠送明信片一张!





特典:《配合出演》


cp:嘉瑞


类型:现代演员AU


字数:1w


特典文手:起风


封设/排版:@棉泡泡昏古起 


单独售价:22r




在线阅读:配合出演·上    




 



特别打包:本刊+特典:58r






预售日期:8.30-9.15






预售链接:https://item.taobao.com/item.htm?spm=0.7095261.0.0.5edc1debfA7AZ3&id=576158354587

   



请勿家长代拍!!




最重要的一点,此条说说转发抽奖!


转发抽奖!


转发抽奖!


重说三!希望大家帮忙扩散一下,从里面抽出三个小伙伴送书或者小猪佩奇(是的我忍痛卖猪了)_(:з」∠)_




总算是赶在开学前了,对得起江东父老呜呜呜




诸位晚好,这里是起风!









[黑瓶]无轴成线 00

[黑瓶]无轴成线        00

年龄差有,瞎子比哑巴大十五六岁。

他们属于三叔,崩坏的人设属于我。

00.

        黑瞎子在二十四岁的时候第一次遇见张起灵,那时他还不叫黑瞎子,那时他也不是张起灵。

        益扬茶馆处在一个好位置,总是热热闹闹的,三层的小楼,人来人往络绎不绝,平常百姓能来喝茶,庙堂高位也时来品味。

        齐墨坐着二楼东南边的临街角落里,目光可以清楚的瞧见大半条街,他翘着二郎腿,一下有一下没的晃着,有些频繁的向街上瞄,一只胳膊倚着方木桌子,嗑着瓜子,时不时路过的茶客,笑着对他点点头,他也点头回礼,比较熟悉的还会寒暄几句。

        当齐墨第八次因为胳膊麻而换姿势时,终于,他看见一个男子带着一个小孩出现在视线里,齐墨伸了个懒腰,舔舔嘴唇,他等的人,可算是来了。

      “张先生,”齐墨起身,“好久不见。”那两人刚上楼,齐墨迎来过去,他走到男子身边,看看挺直着腰板,跟着身边的男人的男孩。

        那个不大的小家伙,面无表情,一点不像个孩子,直直的对上齐墨还不用带上墨镜的眼睛,平静如水,沉默如石。

        齐墨眼底闪过一瞬间的惊讶,随即又摇了摇头,勾起嘴角,弯腰想揉男孩的头发,男孩偏了偏脑袋,做出一副抗拒的样子,但是齐墨就像没看出他的不乐意一般,没有停下动作,伸手摸上男孩的头发。男孩的头发软软的,摸起来舒服极了,像院子里的板栗儿一样。“你是张家看中的小家伙?”齐墨收回手问他,上挑的尾音,充满着朝气与活力。男孩没有回答他,只是依然站在那,抬头直视那双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 齐墨见他不答话,抿抿嘴,转头看看站在身边的男子,“我上边的人说张家选的人不会错,让我把他带回去,给老爷子看看,很快就送他回来。不知道,张家赏脸否?”

        男人面无表情,又是面无表情,齐墨心里觉得无趣,但面上不变,还是勾着嘴角,一副吊儿郎当的样。男人上下审视了他,说:“你不是杨家本氏的。”语调和表情一样,毫无起伏。

        齐墨偏偏头,眨眨眼睛,“不错,你知道的,我姓齐嘛,怎么可能是杨家人。但是我为杨家跑腿是真的。小家伙交给我你放心,杨家信我,张家也该信我,对不对?”

       “一个月之后在这,把他送回来。”男人开口说道,“张海寂。”说完,他转身就走,从这个不大的茶馆离开,脚步稳健,腰板挺直,张家人都这样,正经的很。

      “你叫张海寂喽?”齐墨笑笑,低头冲男孩问道。依旧不回答,不过齐墨知道会是这样,自己说下去:“我是来接你去杨家的,杨家那个老头要见你,一个月就送你回这儿,跟我走吧?”

        张海寂低下头,说出今天的第一句话: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 齐墨弯腰把张海寂抱起来,张海寂挣扎了一下,没什么效果,就任他抱着。齐墨一个胳膊托住张海寂,现在的张海寂才七岁,个子矮矮的,又瘦瘦的。“好了,小家伙,你怎么轻的像个姑娘,跟哥哥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齐墨笑着从二楼下去,路过柜台,朝打算盘的老人笑笑:“掌柜的,茶钱下次再给啊。” 不待老人回答,出门,向与刚刚那个男人相反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 老人还在打着算盘,噼里啪啦的,流利的手指打到十万位,拨完最后一个珠子,抬头,“齐墨那小子,嘿嘿,阿明,给上边说,让上边给他报茶钱。”慢慢起身,捋了捋寸长的白胡子“啧啧,算了,准备一下,老头子我要亲自去一趟咯。”拿起算盘,上下一晃,啪啪两响,算珠归零。